關於部落格
如如不動,唯我一如
  • 138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[看表演]雲門舞集之九歌

因為耽擱了些時間,所以我只好忍痛招來了小黃,直奔國家戲劇院。本來想在車上啃麵包的,沒想到遇到的司機是個很妙的人,他一聽到我要趕的表演,是雲門的作品時,當下就開始努力的跟我分享起他對表演的看法。 唐若石先生,您的名字很特別。您在擋風玻璃下放著的那幾本頗具歷史的書:狄克森英語成語選集、狄克森片語跟那本我還是忘記了的小說,真的讓人印象深刻。 進場後,一坐下,我本來還有些嘀咕說坐位離走道有點小遠,雖然只空了六個坐位,但是姑娘我偏好坐在緊鄰走道的位子。可一抬頭看到舞台,深紅色布幕前,隨著冷氣微微擺動的是──荷花!! 之前讀過的專訪在我腦海中鮮明了起來:『九歌』的舞台上,那人工佈置成的荷花池,是貨真價實的真荷花...... 真的很感動哪! 幕啟,龍飛鳳舞的字在逐漸透亮的舞台上,不是電影效果,是扎實的舞台特效,是帶領眾人進入『九歌』世界的無聲咒語,伴隨著低喃的吟唱,穿越時空,闖進了那個距離現代久遠的祭典現場。 圍坐成圈的白衣人間,獨舞的紅衣女子,穿著西裝獨行的上班族男士,古今共存的舞台上,微動搖曳著的荷花,見證著。 宛若人偶被操作、擺弄著的舞者,前行、佇足、困惑的西裝男,舞台上的荷花默默。 詭譎的面具人,傲視眾生的踩在白衣人肩上現身。他蒼勁有力的動作,時而悲憫、時而嘲諷、時而冷酷...看不見的表情,卻在他舉手投足間,忠實且強勁的傳遞出。荷花冷眼張看著,似神似人,或非神非人的這一刻。 頭罩竹籠的舞者登場,旁白點名著的歷史人物魚貫。瀟灑來去的滑輪男子穿梭而過,他比荷花更無情! 緊窒的氛圍擴散著,舞台下的人也不安起來,『到底在演什麼?!』此起彼落的低語,是舞台下進行著的表演。 當一盞盞油燈慢慢匯流成燈河後,布景延續成天上星河。是哪!在怎麼動盪不安的年代終究會結束,在時間無情的流逝中,在人類自以為聰明的進步中,荷花出污泥而不染的是本質,演變的是人生,變動的是無形的,看似荒唐,卻又再自然不過了! 這是『九歌』,我讚嘆、感動,且不虛此行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